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综合研究

俚人文化的重大发现——高州境内洛湛铁路建设工程范围文物遗址的发掘及其成果

2016/4/8 21:59:35      点击:


作者:冯孟钦  陈冬青

2007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依照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对高州境内洛湛铁路建设工程范围发现的文物遗址进行了科学的考古发掘,取得重大收获,首次发现了以高州亚公山遗址为代表的一批文化遗存,这批遗存具有独特的地方特点和显著的时代特征,区别于广东同时期其他地区的文化遗存,已被考古界确认为古代俚人文化的代表。这一发现具有重要意义,不仅填补了广东考古上的空白,也为冼夫人及其所属族群——古俚人的研究提供了具有系统意义的实物资料。由于正式的发掘报告尚未出版,许多资料尚在整理研究,本文仅对发掘情况及成果作一初步介绍。

一、工作概况

洛湛铁路岑(溪)茂(名)段粤境全长122公里,由北而南途经广东信宜、高州、茂南和电白,在电白羊角镇与三茂铁路联通。铁路在高州境内长45公里,沿线发现了遗物点4处,分别位于南塘镇谷村蕉子岭、大井镇青垌村东北侧山岗、大井镇勃尾村、潭头镇吉堆坡村东潭公路边。发现遗址5处,分别位于高州城东山美街道办同进村委会的亚公山、牛角山和光山、大井镇东江村委会竹坑坡村的屋背岭、潭头镇吉堆坡村委会丁村的塘尾岭。5处遗址均已发掘,其中亚公山遗址发掘面积3400平方米,其余遗址发掘5001000平方米不等。发掘工作从2007322日开始,到8月底基本结束田野工作,室内整理至2008年上半年结束。考古所对这次发掘工作十分重视,由主管业务的副所长卜工为总领队,田野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冯孟钦为执行总领队,副研究员郭顺利和资深技工魏保京、徐安民、徐克诚、邹池根等人为队员组成考古工作队,茂名市博物馆、湛江市博物馆和我市博物馆也分别派出专业人员配合发掘工作。

图一发掘后的亚公山遗址全景



二、遗存特征

从地理形势上看这些遗存都集中在高州中北部,并处于以鉴江为中心的一个狭长地带,多在干流和支流交汇处,高约四、五十米的山上或山边。这是十分适宜古人类生存以及方便交通运输之地。发掘揭露的遗迹有沟(壕)、柱洞、袋状坑、瓮棺葬墓等,出土遗物以陶器为主,尚有青瓷、石器、铁器等,此外在亚公山遗址还发现了炭化稻米。从遗迹遗物看,这批遗存具有如下若干个鲜明特点。

一是发现大量的沟(壕)。除了丁村塘尾岭遗址外,其余4处遗址均发现了环山壕沟,其深、阔最宽处超过2米。亚公山上西南侧最外一重壕沟里出土了2把铁剑,一把剑身已明显弯曲,有使用痕迹。这些壕沟显然具有一定的防御意义。

图二  亚公山出土铁剑       图三 壕沟旁设置栅栏留下的柱洞

二是发现干栏式建筑柱洞。在亚公山、牛角山均发现了多处密集的柱洞,柱洞排列整体上基本成方形或长方形,但没发现砖瓦和墙基,推测应为文献记载的干栏式建筑,多次更换木桩形成。     

图四 牛角山遗址的柱洞

三是普遍存在数量较多的“袋状坑”。“袋状坑”是一种口小底宽的灰坑,剖面形似一个提起的布袋,故名袋状坑,是广东考古的首次发现,除塘尾岭外的4个遗址都有发现,其中亚公山最为密集,一共发现了90个,牛角山20个,屋背岭8个,光山2个。这批袋状坑口径一般在4060厘米,仅容一人下去,深23米,底径多在1.52米,也有少量深超过3米,底径超过2米的。部分坑的底部发现柱洞,有可能是原来安装木梯以供上下的。一部分坑的口沿外侧有一圈柱洞,说明袋状坑的上面原来是盖有雨棚的。部分坑内有壁龛,且多有陶器出土。亚公山遗址第57号坑的底部还发现了厚约30厘米的炭化稻米堆积。由此推断袋状坑至少有部分是用来储存食物的。

图五  袋状坑的坑口                    图六  亚公山17号坑下的柱洞                 图七  亚公山出土碳化稻米

四是发现了独特的瓮棺葬,瓮棺葬是古代以瓮、罐一类陶器作葬具的墓葬形式,多为二次葬,岭南的瓮棺葬主要存在于粤西南至海南岛一带。亚公山遗址发现了4座瓮棺葬,都是单个罐(瓮)竖立摆放,与廉江至海南两个以上罐(瓮)躺倒摆放的方式有所不同,其间的联系和演变有待研究。

图八  亚公山瓮罐出土

五是出土了独具特色的陶器群。陶器器型怪异,不少还是首次发现,例如一种筒状开有圆孔的夹砂陶器,与中原地区的甑(用来蒸东西的炊器)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是这次发掘首次发现,暂名甑形器。又如一种平底夹砂陶釜,有别于其他地方所见的圜底釜,还有罕见的内耳釜,两耳置于器内侧口沿下,都是独具地方特色的陶器。一种开有对称小孔的夹砂软陶环状提梁壶,目前也是仅见于高州、化州、遂溪等地。另有直壁大口盘、穿孔陶盅和陶杯、漏斗形器等等,形状怪异,用途未明。陶器的纹饰也颇具特点,以水波纹、弦纹最为多见,有刻划的,也有拍印的。此外有圆圈纹、菱形纹、方格纹、绳纹、组合图案纹等等。这批陶器整体来看,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风格都与广东其它地区不同,更是汉民族文化区内未曾发现的。

图九  首次发现的甑形器、漏斗形器
 
图十  本次发掘出土器物最常见的弦纹水波纹

图十一  罕见的提梁壶、内耳釜  

图十二  部分陶器纹饰拓片     

关于遗址的年代,从出土瓷器判断,这批遗址的下限到晚唐,上限则略有早晚,最早有可能到东汉晚期,但是由于地层简单,所以我们把遗址的年代定在南朝至唐。至于遗址的性质,丁村塘尾岭、竹坑坡屋背岭是村落无疑,亚公山遗址根据其地理位置和地形地势,以及所发现的密集的袋状坑、建筑遗迹的分布、炭化米、铁剑、铁刀等遗物特征,初步推断是一处屯粮之所,而且很可能是驻军的粮仓,是这次发掘最重要的一个遗址。牛角山和光山遗址因发掘面积小,遗存关系未明,还难以定论。

三、意义和评价

尽管许多问题尚待研究,但山顶建寨、干栏式住宅、储藏稻米的袋状坑、奇异的瓮棺葬习俗,以及大批与汉人生活区不同种类、不同器型的陶器出土,可以被认定为一种新的文化类型。这些遗存的年代正与历史上俚人活动的年代一致,加之其有别于同时期周边其他族群的特点,可以认为属俚人遗址。它们印证了俚族文明从东汉至唐数百年间的鼎盛时期,以高州一带为中心的活动足迹。5处遗址的连续出土,堪称广东发现的首批系统的有关俚人的实物资料,至少让人们从考古学上了解了更多俚人文化特征和社会生产发展状况,这个曾经因巾帼英雄冼夫人而威震一方,在唐以后逐渐消逝、演变的民族,因为此次大规模的发掘而被填充了前所未有的丰富注解。尤其亚公山遗址的重要性更是令考古学者兴奋,如果亚公山遗址被断定为当年的贮存军粮之地,那这处遗址很可能正是冼夫人或冯盎当年屯兵贮物的城寨。

考古发掘工作期间,不断出现的新发现即已引起考古界的重视,2007623日,广东、广西两省(区)文物考古界专门在我市举行了考古交流会,针对亚公山遗址相关问题展开学术上的研讨,与会人员包括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委员、建设部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委员、广东著名考古专家麦英豪先生和来自广西的中国铜鼓研究会理事长、广西文物专家组组长蒋廷瑜先生在内的众多专家学者,他们兴奋地参观考察了发掘现场和出土文物,对于密集的袋状坑首次在岭南地区发现给予了高度评价。

图十三  广东省考古所专家在研究袋状坑

图十四  著名考古专家麦英豪在考察亚公山出土文物

发掘工作结束后,广东省考古研究所已将结果上报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报》在200814日刊登了冯孟钦写的介绍本次发掘成果的《粤西发现历史时期新的文化类型》一文,以亚公山遗址为代表的“粤西南朝——唐代古遗存”并且入围中国考古学会和中国文物报社合办的2007年度“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评选。

四、简短结语

俚人——一个沉睡了千年的奇特文明将因这次发掘得以重见天光,一个独特而英勇的民族风貌将由这批连续出土的文物遗存展现在世人面前,高州文物考古发现的成果亦将永载史册!

相关背景链接:俚人、冼夫人

俚人是东汉至唐代之间活跃于广东,特别是粤西南的土著民族。她的最杰出的代表是六世纪雄踞岭南政治舞台的冼夫人。

关于俚人的记载,最早见于三国时期吴万震的《南州异物志》。书云:“广州南有贼曰俚”。晋张华《博物志》也说:“交州夷名俚子”。民族学研究者练铭志说,俚人从东汉兴起,到两晋南北朝及隋唐广布岭南百越地区,直至隋唐,俚人是粤西一带的主人。到唐朝后期,“俚人”一词在史籍已逐渐少见,进入五代十国至宋朝,对俚人活动的记载就没有了。

冼夫人是我国闻名的俚族女首领,生活于三个朝代,她一生致力于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反对叛乱掠夺和贪暴,高瞻远瞩,有勇有谋,是一位卓越的女政治家和军事首领。朝廷曾赋予冼夫人开谯国夫人幕府,置长史以下官属,统率六州兵马,遇有机急,便宜行事的特权。冼夫人及其子孙,统领粤西和海南达一百多年,对国家统一、岭南稳定和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使俚人成为历史上显赫的族群。以高州为中心的地区成为俚人的活动中心,其主要原因是因为这里出了著名的俚人领袖冼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