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秀英”地名并非源自高州莫秀英——陈济棠与莫秀英的历史有关问题-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海南“秀英”地名并非源自高州莫秀英——陈济棠与莫秀英的历史有关问题

2016/4/20 16:38:15      点击:

作者:陈冬青

 

民间传言海南秀英码头、秀英炮台是广东军阀陈济棠为纪念其爱妾莫秀英而建,“秀英”之名正是源于此,而莫秀英是高州人,为探寻其间的渊源,前几年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有关领导特来高州考察,笔者被安排与相关领导一起带领他们到分界福地山村进行了调查考察,根据实地调查结合相关资料,海南秀英之名与高州莫秀英并无关系,现就陈济棠与莫秀英的历史有关问题阐述如下

一、陈济棠生平要职

陈济棠(1890——1954),广东防城(今属广西)人,字伯南,1908年加入同盟会。广东陆军速成学校毕业,曾在粤军中任过连长、副营长、营长、团长、旅长等职,一路升迁至第四军第十一师师长(192711)19281月升任第四军军长兼广东西区善后委员。19293月在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同时被任命为广东省编遣特派员,负责编遣两广军队。不久由于掌管广东军务的李济深受蒋排挤被扣押在南京,陈济棠便取代李掌握广东军权,担任了讨逆(指陈炯明)军第八路军总指挥,与省主席陈铭枢分治广东,19312月陈铭枢弃职离粤,陈济棠虽没有担任省主席一职,但他委派民政厅厅长许崇清代理省政府主席(后由国民党元老林云陔担任),实际上已经全部控制广东政权。同年粤桂军改编为一、四两个集团军,陈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是广西李宗仁)19323月行政院任命陈济棠为广州绥靖公署主任兼第八路军总指挥,19332月在第四次“围剿”中蒋又任命陈济棠为赣粤湘边区“剿总”副总司令,1934年在第五次“围剿"中又被任命为南路军总司令。1936年在“两广事变”(又称“六一事变",是一次反蒋性质的事变)前后,就任两广军队合编而成的中华民国国民革命抗日救国西南联军总司令。两广事变失败后陈济棠通电下野,赴欧洲考察,一年后回国,1940年担任国民政府农林部部长。以后任过两广宣慰使、海南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

二、陈济棠的功过

陈济棠作为封建军阀的代表,实行军事和政治上的专政,卷入国民党内部军阀之间的斗争,镇压共产党和人民革命运动,这都是历史的必然,但陈在治粤期间,也有过一些贡献和建树,首先他审时度势或反蒋或拥蒋,虽是出于力保其在广东的地位,防止蒋系军队入粤,但客观上保证了广东地区的稳定,使广东避免了不少战祸,也有利于我中央红军实行战略转移时不受广东的封锁。其次是在广东的工业、商业、交通、市政建设、以及农林渔业建设和文化教育上,陈济棠都作了大量工作,确保了广东经济的相对稳定和发展,人民生活有所改善(详见《简明广东史》第十四章第三节之三)。诚如邓小平同志评语:治粤八年,确有建树。

三、莫秀英出身及与陈的关系问题

莫秀英是茂名县(今高州市)东部分界镇储良福地山村人,这是没有疑问的,但关于莫秀英的出身,有的说歌女,也有的说私娼,《陈济棠传》中则说莫“原为名门淑女,哥哥冠儒先生(即高州有名的“大光灯”——笔者注)是一位宪兵军官,堂弟莫福如是国军第六十三军军长,其他弟兄当过高级军官的很多。”此说虽不错,但其兄弟实是“兄凭妹贵”,并非军官世家。经过对莫秀英的侄子、莫冠儒之子莫业胜(又名莫林庆)的实地访谈,结合高州当地文史资料记载,莫秀英祖上应为大地主,由于世道变迁,加上莫的父亲吸食鸦片,到了莫秀英这一代已是家道破落,秀英被迫要送至电白潭板其外婆家寄宿,但秀英天生丽质,所以陈奉命率部住防茂、电时结识莫秀英,一见钟情,娶而为妻。秀英与陈的关系,也众说纷纭,有说是小妾、小太太、七姨太、但大多数说法为“夫人”,也有说妻子,虽没有明确的史料记载莫秀英是否陈的原配夫人,但陈济棠对莫恩宠有加,感情非常好,却是历史事实,至于原因是因为陈十分迷信命理、风水等,自从娶了秀英后陈的官运亨通,短短时间内一路升迁至手握一省军权的大军阀,所以陈济棠与莫的关系一直非常好,这也是可信的。

四、陈济棠与茂名(今高州)的建设

由于莫秀英的缘故,陈济棠治粤时期对茂名县(即今高州市)多所关注和支持,据查这个时期兴建了沟通西岸的高州鉴江大桥、位于石仔岭的高州机场、广南医院(分别有分界和高州城两处,高州城的即为人民医院前身)、德明中学(高州一中前身)、南秀农场(分界农场的前身)等一批公共公益设施,都是与陈济棠的直接关心支持分不开的。尤其是莫秀英出面举办的广南医院,在分界广为赠医施药,受到百姓的广泛称赞,医院一直沿用至今,为高州医疗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陈济棠和莫秀英及其所生几个儿子还在高州分界储良的福地山村及高州城永进街生活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留下了杏花村和南漱草庐等文物遗迹。

五、海南“秀英”与高州莫秀英的关系问题

一直有说法认为海南的秀英港、秀英码头、秀英炮台等是陈济棠因纪念莫秀英而以她的名字命名的,经向有关文史专家了解和上网查询,发现此说有误。林仲棻《有关两广“六一事变”的补正》(中国文史出版社《文史资料精选》第六册)中便对秀英炮台是陈济棠建并以莫秀英的名字命名一说予以反驳,该文说秀英炮台早在清朝便有,相传为两广总督张之洞所建,该文还因此“询问过不少在陈济棠幕下的旧军政人员",都得到了不是陈造和命名的答复。经上网查找,不但找到有关秀英炮台的记载,而且发现海南琼山一带还有秀英海、秀英湾、秀英岭、秀英村等自然形成的地域,由此可见,海南的秀英地名早已有之,相信与陈济棠和高州的莫秀英没有什么关系。


        参考资料:《简明广东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陈济棠传》、《茂名文史》第七辑(1987)、刘斐《两广“六一事变”》(中国文史出版社《文史资料精选》第六册)、林仲棻《有关两广“六一事变"的补正》(同前文)、丁纪徐《我与广东空军》(同前文第九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