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高州古代的民间书院

2016/4/20 16:24:18      点击:

作者:陈冬青


高州古代书院有两种,一种是官办的,一种是民间的。官办的书院又有两类,一是官学,即学宫,高州是县府同治之地,既是高州府、又是茂名县,所以过去高州有府学宫,在现今的市委大院,又有县学宫,在今常平街旧二中里面。另一类是官府创建或资助的公共性质的书院,如高文书院、近圣书院。民间的书院则多由各县区乡的宗族组织集资在城里购地兴建、属于某一姓氏宗族的“私家”书院。

官办的书院都是古代士子考取科举必经之门,而这种民间书院,虽名为书院,却并非士子进修学业的地方。首先由于它是宗族组织兴建,一般都带有家祠性质,有一定的祭祀功能(所以广州的陈氏书院又称为陈家祠),但是它更多的功用是在于为族人读书赴考提供一个居所。过去考秀才要经过县试、府试,再由学政主持院考,这些考试都是在地方举行,每到考期,读书人就会早早出到城里准备应考。这些书院就是给他们提供一个落脚点,并好好复习、做考前的最后准备。清末废科举办学堂后,特别是民国时期,多为乡下来城读书的各校学生住宿之所。所以这种书院过去实质上叫家祠、学舍、试馆,高州群众习惯以“馆”称之,如晋藩馆,千乘馆等等。

我们留意到这类书院的名称千差万别,几乎有多少座书院就有多少个名称,这个书院的名称是怎么来的?一部分是以其宗族的堂号为名。而堂号的来历多半出自姓氏的郡望,历史上每一姓氏都有一个或几个郡望,即其姓氏的发祥地,或发生过重大事件、取得显赫功业的地方所在。如千乘郡是倪姓的郡望,倪姓人士建的书院就称为千乘馆,汾阳郡是郭氏的郡望,郭氏所建就称为汾阳馆。还用吴氏的延陵馆、何氏的庐江馆、洪氏的敦煌馆等等。此外也有以祖先功业或道德规范取名的,如陈氏的文范馆、吴氏的至德馆等。也有部分以寓意或文人雅士的志向命名学馆的,如登瀛馆、燃藜馆、爱莲馆等。还有以地域命名的,如天民学舍、西山馆、东溪馆等。少数以人名命名的,如象岩馆(林氏先祖名林象岩)。

这种书院起源于何时已无考,但在清代晚期以至民国,高州这种民间书院非常多,城里城外、大大小小都有,粗略统计,地方史志有录的就有19座,另外世居高州北街的一位热心人士为我们提供了一份详细名单,根据他的回忆和调查了解,里面罗列了82座这类书院的名字,如此不下百座。为什么高州会这么多民间书院?盖因高州过去既是茂名县城,又是高州府城,下辖6个县,不光是参加茂名县试,六属的读书人都要来此参加府试和更高一级的院试,所以这种书院就特别多。

一开始这类书院主要集中在城东,即今常平街、升平街、仓边街、东门巷、中山路东段,还有北直街一带,成为一个连片的书院学馆建筑群,这一带因此有“书院街”之称。为什么会这么集中?因为这里正是府学、县学所在,以及最有影响的两所官办书院——高文书院和近圣书院所在,还有奎星阁、文昌宫等也建在此,很明显是出于官府倡导,或者通俗地说,民间书院争相建在这些官办书院和掌管文运的坛庙周围,就是为了沾上点官气和运气。只是由于这类书院发展的太快,城东地区远远无法容纳,所以在清代中晚期以来,几乎古城内的所有大街小巷都建有这类民间书院,比较集中、比较有名的还有后街、永镇街、新安街、大陵驿巷等。

从书院的建筑来看,多属岭南古建筑中广府建筑体系(风格),造型风格和艺术装饰都带有明显广府特点,这是自明清以来,由于行省制度加强,各行省代表中央驾驭地方,促进文化的统一,以广州为代表的珠三角建筑逐渐影响粤西之故。但由于社会经济发展因素,某些方面也表现出一定的地域特色,例如因地制宜的布局,古朴简单的装饰,丰富而讲究的大门样式等,民国以来的建筑则在外立面的装饰上添加了许多西式元素,还有一些出于风水考虑的照壁装饰等,这些都是高州古书院建筑上的特色(关于高州古代民间建筑,笔者另有专文介绍)。

民间书院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封建科举时代曾经起到很大的作用,是古代高州政治地位、文化地位和社会发展状况的见证,又是高州古代建筑,特别是民间建筑技术技艺的实物代表,若能保存下来将是很好的文化遗产。可惜解放后这类书院大多被收归国有,或改作学校,或作机关单位,或作城市公产房,总之都改变了用途,并且随着社会和经济发展,这些书院建筑逐渐被拆除,时至今日,保留下来的旧建筑已寥寥可数(目前仅在常平街、后街、北直街、环城东路等地有几处),这种状况的造成是有历史原因的,虽然可惜却也只能归咎于客观,可在今天这个以“创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为目标的时代,还在继续进行拆旧建新,一些书院建筑也许你今天还看到过,说不定明天就给拆了,这就不免让人感到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