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茂高速高州段考古发掘成果-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包茂高速高州段考古发掘成果

2016/3/31 10:29:58      点击:

在配合包茂高速公路建设进行的考古调查中,在高州境内发现一批重要遗存,为了做好保护和研究工作,去年12月至今年年初,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了联合考古工作队到高州,对位于东岸镇的岭坪遗址、屋背岭遗址和位于曹江镇的上村岭遗址、人头岭遗址等4个古代遗址开展抢救性发掘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现予介绍如下。

一、遗址概况

 

岭坪遗址

 

岭坪遗址位于高州市东岸镇旺坑村委会下旺坑和由甲村之间的岭坪及与其山脊相连的蜘蛛岭两座土山的山顶,东北距东岸镇约4公里,西南距高州市区约21公里。遗址西面约6公里是鉴江,北面约1.5公里有鉴江的支流东岸河自东向西流过。最靠近河流的地方是西北面,约200米左右是东岸河的小支流,由南往北从山脚流过。岭坪遗址的面积较大,本次发掘共布探方13个,发掘总面积1300平方米。共发现了遗迹39处,其中灰坑28个,灰沟8条,窑1座,灶1座,另有疑似房屋地面1座。出土大量陶器残片,还有少量青瓷器残片及石器、砺石等。陶器包括夹砂陶和泥质陶,泥质陶居多,可辩器形有夹砂陶内耳釜、夹砂陶钵(器盖)、鼓形夹砂陶陶釜(过去定名甑形器),泥质陶罐、瓮、器盖、钵、纺轮等。青瓷器仅见碗类,釉层不均匀,剥落严重。石器包括石锛、石斧、滑石珠等。遗迹数量众多,类型丰富,出土遗物也较多,初步判断为居住聚落遗址。根据主体地层及遗迹单位出土文物判断,其时代应为唐代中晚期,地层中包含少量南朝至隋遗物,而且还有石器,估计该地有更早人类活动。


屋背岭遗址


屋背岭遗址位于高州市东岸镇双利村委会白花塘村西侧屋背岭山脊,东北距东岸镇约9.5公里,西南距高州市区约16公里。屋背岭东侧约100米山脚下有鉴江支流曹江河的小支流由北向南流过(该小支流向南流经曹江上村岭遗址的西侧)。岭坪遗址的面积不大,本次发掘共布探方4个,发掘总面积400平方米。发现遗迹3处,其中唐代灰坑1个,近现代墓葬2座。遗址主体地层及灰坑出土大量陶器残片,少量石器、砺石等。陶器包括夹砂陶和泥质陶,泥质陶片居多,可辩器形有夹砂陶内耳釜、夹砂陶钵(器盖)、泥质陶罐、钵等。石器主要是穿孔滑石珠,此外还有砺石。屋背岭遗址发掘面积不大,但也发现袋状灰坑遗迹,出土遗物也较丰富。根据主体地层及遗迹单位出土文物判断,其时代应为唐代中晚期。


上村岭遗址


上村岭遗址位于高州市曹江镇谭村村委会上村东南侧上村岭山脊,东北距东岸镇约13.5公里,东南距曹江镇约3.5公里,西南距高州市区约13公里。遗址西侧约200米是曹江河的小支流由北向南流过山脚。上村岭遗址的面积较大,本次发掘共布探方20个,发掘总面积2000平方米。共发现了遗迹24处,其中灰坑17个,灶(火膛)1座,瓮棺墓6座。出土大量陶器残片,少量石器以及砺石。陶器包括夹砂陶和泥质陶,泥质陶居多,可辩器形有夹砂陶内耳釜、夹砂陶钵(器盖)、鼓形夹砂陶陶釜(过去定名甑形器),泥质陶罐、瓮、壶、器盖、钵、纺轮等。石器包括石锛、石斧、滑石器具、穿孔滑石珠等,此外还有砺石。遗迹数量众多,类型丰富,出土遗物也丰富,初步判断为居住聚落遗址。根据主体地层及遗迹单位出土文物判断,其时代应为唐代中晚期。


人头岭遗址


人头岭遗址位于高州市曹江镇甲子坡村委会高坡村南侧人头岭,东北距曹江镇约3.5公里,西南距高州市区约9.5公里。遗址北面约150米就是鉴江中游的支流曹江河。人头岭遗址的面积较大,本次发掘共布探方9个,发掘总面积900平方米。共发现了遗迹33处,其中灰坑25个,灰沟8条。出土大量陶器残片,另有少量青瓷碗残片、砺石及滑石器残片。陶器包括夹砂陶和泥质陶,泥质陶居多。陶瓷器可复原器物多达数十件,可辩器形包括夹砂陶内耳釜、夹砂陶钵(器盖)、鼓形夹砂陶陶釜(过去定名甑形器),泥质陶罐、瓮、提梁壶、钵、盆、器盖、纺轮等。石器包括滑石器具、穿孔石珠等,此外还有砺石。人头岭遗址遗迹数量众多,出土遗物也丰富,初步判断为居住聚落遗址。根据主体地层及遗迹单位出土文物判断,其时代应为唐代中晚期。


二、初步探讨意见


上述4个遗址的考古发掘结果表明,包茂高速公路项目高州段发现的遗址具有如下5个共同特点:

第一,遗址均位于河流附近相对高度20——70米的土山山顶或山坡,山顶地势平坦,山坡坡度也较平缓。山腰以下不见遗址或出土器物。

第二,遗址均发现比较厚的古代文化层堆积,出土大量的陶器。陶器可分为夹砂陶和泥质陶两种,泥质陶居多。器形包括夹砂陶内耳釜、双系夹砂陶釜、双鋬或无鋬夹砂圆孔鼓形陶釜、夹砂陶罐、钵(盘)、泥质陶罐、提梁壶、钵(盘)、盆等。其中内耳釜、提梁壶、鼓形陶釜最具特色,为粤西地区特有。陶器以素面居多,但也有不少器物口沿、颈部、肩部、下腹部饰有水波纹、弦纹、篦点纹、篦划纹或戳印纹等。多数遗址还出土少量青瓷饼足碗或假圈足碗、滑石器、石锛、砺石等。

第三、遗址虽未发现砖瓦、房基等居住遗迹,但就发现大量可能与南方潮湿地区特有的杆栏式建筑有关的柱洞遗迹。

第四,一般遗址都发现大量的灰坑遗迹,其中绝大多数为袋状坑。部分遗址还发现灰沟以及极少量路面、夯土活动面、灶(火膛)及陶窑遗迹。

第五,遗址未发现与主体地层同时期的砖室墓或竖穴土坑墓,仅在上村岭遗址发现瓮棺墓葬。

这五方面共同特点表明,这批遗址应是历史上同一时期、同一族群人类遗留下来的古代生活居住遗址。这批遗址出土文物有新石器时期的石锛、石斧,有汉代以来的铁器,还有南朝至隋唐时期的青瓷器,但遗址主体地层及与主体地层同时期的遗迹出土器物中包含有唐代中晚期的青瓷假圈足碗,因此判断这批遗址时代为唐中晚期。

这批遗址发现的遗迹以袋状坑为主,出土遗物以陶器为主,大部分出土器物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这些特点均显示,这批遗址应与东汉末至唐初活动在以高州为中心的粤西俚人有关,很可能是俚人或其后裔在这些区域活动遗留下的文化遗存。

(内容选自《岭外遗珍——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基建考古成果选粹》,这里略有改动。)

 

                               曹江南山上村岭遗址发掘后 

 

                                                                       出土器物

 

内容选自《岭外遗珍——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基建考古成果选粹》,这里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