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平云山发现大型古代石构城墙-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高州平云山发现大型古代石构城墙

2016/4/20 11:24:07      点击:

作者:陈冬青

 

高州也有古代石构筑,在大坡镇的平云山上,便有一处大型石构城墙遗迹,因其地僻远,且隐藏在海拔约千米的平云山顶,尽管规模宏大却鲜为人知,直至近年因进行旅游开发的规划调查才被发现。笔者遍查有关县志、府志也不见记载,唯听当地村民传为冼太夫人城。如此大规模石墙究竟是何时所建、作何用途,到底是不是冼夫人建造,为解开这些疑问,笔者曾到平云山上进行实地勘查,由于山高林密,荆棘丛生,未能进行细致的调查和发掘,现将调查情况及相关问题述要如下。

一、遗址概况

平云山位于高州市东北部丘陵地区,遗址在平云山主峰的北面,海拔高度约在800——l000,周围诸峰错落,围成一个盆地,主要遗迹是一处大型石构筑物,按照古代城墙式样建造,每隔34米就开有一处垛口和了望孔。墙体全部用大小不等的石块垒叠而成,石质与山上裸露的岩石基本一致,部分地方(仅见垛口和了望孔内)有使用粘土泥浆痕迹,内外壁及截面均十分整齐、平滑。已发现的城墙计有五处,分布在绵延起伏的三面山峰上,并且城墙分上下两重,山下城墙筑在半山腰处,外有一条环山马道,山上部分多在山势较陡的山冈脊梁处。山下的城墙已发现两处城门遗迹,门券已塌毁,仅余一凹字型缺口。山上则发现两处与城墙相连的、同样用石块垒筑的方形房址,边长约45米,部分塌毁。附近有一直径约15米的圆形人工土坑,未知是否水井遗迹。岭顶上还发现已塌毁石构筑若干处,石块散落满地。遗址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可以想见其当年的雄姿。经初步测量,现存城墙长约千米,宽度均在一米左右,东、北两面城墙高度约为125米,西面城墙略高,现存最高处达34米。部分城墙因凿山开路或修建生产设施已被拆毁、分割,根据石墙延伸的方向和走势,其总体长度当达2公里以上。

就目前的调查所得可以判断这是一处十分明显的古代防御性军事构筑物。调查发现的五处城墙分处三面山峰,山峰之间有纵深的峡谷和广阔的坡地,适宜驻军布防和器物储藏。石城墙墙体坚固,沿山势起伏砌筑,迂回延伸,雄据山颠。除此之外还利用个别极其陡峭的悬崖或凸起的山脊岗梁直接作为屏障,例如北面城墙的转角处利用了两块天然巨石接驳,巨石长宽均达数米,折而向南部分恰好经过一段险峻的坳口,在此无办法也无必要砌筑石墙,像这样的地方遗址内尚有不少。石墙外多是陡坡,墙内则较平缓,石墙上还开有垛口(古代城墙用于掩蔽射击)和内宽外窄的了望孔,部分城墙的顶部用打磨光滑的石块拱砌垒叠成向两侧倾斜的墙面,很明显起到防止外敌攀爬的作用。城墙的转角所连两处方形房址,同样筑有墙体和垛口,似是按一般城墙的角楼建造,在此应为一指挥部或哨所所在。所存两处城门,均位于上下山的要道上,门宽不足一米,仅容一人通过,处处透出防御堡垒态势。此外山下有狭窄的环山马道,所有这些构成了一个整体防御体系。

二、相关问题
     1、遗址的断代问题

关于平云山石构城墙的建造年代,目前还未发现可供断代的直接遗物,但可从以下方面探讨。

一是在城墙遗址内有平云古寺,拜祭人物以冼夫人为主(冼夫人是南朝至隋初岭南俚族大首领,活动在粤西至海南岛一带,一生致力于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为岭南稳定做出过重大贡献。)在封建社会时期,庙宇是人们的精神生活的主要支柱,一般来说,庙宇是一个地方的重要公共建筑。平云古寺的建置既与冼夫人有关,那么城墙的建造也就可能与冼夫人在此一带进行的活动有关。二是现存的平云古寺虽为近代建筑,但笔者在调查中见到村民在平云古寺附近收集的一件莲花纹瓦当,瓦当是古代建筑的重要构件之一,平云山出土的这件瓦当直径10厘米,花瓣清瘦,中间饰数点凸起的圆点花蕊,是典型的宋代器物(参见《广东文物普查图录》)。这表明该寺建造年代有可能早至宋代。那么城墙的年代应该更早。第三是在村民收集到的器物中还有一件唐代青釉四耳罐残片,估计为墓葬所出,这表明遗址的年代不会晚于唐代,因为到了唐代这里已开始荒废成为墓葬区了。根据以上几点推测,石城的建造年代有可能早至唐以前。

2、遗址应属古俚人文化

古代岭南是百越之地,包括了先秦以前至隋唐见先后出现的各有种姓、不相统属的族类,据史书文献记载,高州境内主要是古俚人的聚居地,三国吴人万震作《南州异物志》载:“俚在广州之南,苍梧、郁南、合浦、宁浦、高凉(今高州)五郡皆有之”。在汉化之前,他们是耕山狩猎的民族,《隋书谯国夫人传》也记载,俚族首领冼夫人“跨据山洞,部落十余万家”,可见古俚人的活动离不开深山地区。类似的石构筑物在我省的罗定也有发现,经考为古越文化遗迹(见《广东文物》2004年第2),古越当然也就包括了古俚人。更有力的证据是出土文物,“具有一定特征和一定数量的生产工具或武器,都可作为辨别远古居民族属和考古学文化的标志,有肩石器和有段石器等便是”、“广东有肩石器主要分布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及高州、雷州和海南岛地区(此文写于海南建省前)(杨式挺《从考古发现探索百越文化源流的若干问题》),高州市的新峒、云潭、曹江、东岸等地都出土大量的双肩石斧、有段石斧、石锛等,1997年平云山也出土了一件大型石器(现藏高州市博物馆),此器不仅有双肩石器的特征,而且体量巨大,经考,此类器物不是实用器,而是与土著少数民族祭祀活动有关的礼器(见邱立诚、邓增魁《粤西发现的大石铲》)。此前的1995年平云山下的清湖还曾出士一件云雷纹铜鼓(现藏高州博物馆),俚人是使用铜鼓的少数民族之一,铜鼓是其身份与地位的象征,也是指挥作战、号令兵民的实用器拘。上述两件文物的出土看似偶然,其实与平云山城墙遗迹当有必然的历史联系。

3、平云山城墙遗迹应是有别于一般山寨的军事设施

平云山石构城墙地处高州市东北丘陵的群山之间,海拔在800米以上,方圆十数公里,规模宏大,远远超出一般山寨规模。我省鹤山等地都发现类似的石构筑物,均是面积在一千多到几千平方米的寨城,平云山的石构城墙如此之长,覆盖范围如此之大,省内罕见。一般都认为其他寨城都是明清时期当地村民防范盗匪所筑,又或者即使同属古越人的文化遗存.但一般的山寨遗存总是十几或几十户人家,如星星点点,不成规模,平云山城墙经初步测量达2公里以上,范围达百万平方米以上。再从历史地理状况分析,高州历史上属高凉郡,高凉虽时兴时废,治所也累有变迁,但总的来说,高凉地域以良德县(县治在今高州良德水库)、电白郡(郡治在今高州长坡镇旧城村)为主,尤其是电白郡,它是冼夫人居政合一的地方,是历史上岭南地区最有影响、最有地位的郡县之一,平云山位于古电白郡东北,距郡治约30里,南屏古良德、电白,北靠阳春、肇庆以至番禺(广州),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在此驻军既有保卫、屏障的作用,又有把战争引向远离本土和后方的有利形势。古代不乏在山顶建造城池等设施的例子,主要是出于军事防御目的,是为了保卫山下城池居住的安全,是战略防卫的需要(参见张驭寰《中国城池史》)。可以推断平云山上发现的石构筑是一处具有相当规模的军事设施,而且筑于高山巅顶,充分利用了易守难攻的险峻山势,和其他地方山寨相比,更强霸气和防御能力。

由于缺乏文献记载,也未能进行全面深入的考古调查或发掘,关于平云山石构城墙文化性质还只能停留在推测、探讨的层面,值得一书的是,保存如此完整、如此清晰的古代石构城墙,实不多见,建筑设计巧妙、工艺技术独特,具有很高的历史、考古价值,是一处极其珍贵的文物资源,进一步探寻其历史内涵具有重大意义。

(本文参考和引用了广东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邱立诚《对高州平云山古代遗存的考察意见》的部分资料和观点,在此表示感谢。)


    本文发表在2006年《广东文物》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