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高州地区的文物保护与管理-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工作探讨

谈谈高州地区的文物保护与管理

2016/4/5 15:52:38      点击:



作者:陈冬青

我国的文物工作普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例如体制的不合理、管理工作的不健全、经费的拮据等等,令到文物事业始终走不出困境,这个现状在基层县()更为严重。现就笔者所在的高州市的文物保护与管理工作略谈一点体会和看法,未能深入研究,旨在问题的探讨与交流。

  
     
一、高州市文物保护与管理的现状

   
    高州位于广东省西南部,历史上曾经是粤西重镇和名镇之一,明清时期更有“下四府”(高、雷、廉、琼)之首的称誉。由于历史的原因,高州的文物、古迹遗存相当丰富,迄今为止,高州地区发现的古遗址、古窑址、古基葬、古建筑、革命史迹等约三百五十处,从新石器时期至近现代,各个历史时期的都有,并且有一批与重大历史事件或重要历史人物相关的遗迹和一批建筑、艺术价值都很高的古建筑,例如有岭南杰出的少数民族女首领冼夫人的纪念建筑冼太庙,唐代名宦高力士的衣冠墓,太平天国时期陈金缸起义的驻军遗址,有南朝设置的电白郡()城址等。除了不可移动文物外,博物馆所收藏的文物也有一千五百件之多,其中近半数被鉴定为国家三级以上珍贵文物。另有各遗址的标本一大批,古钱币三万多枚。因此高州可以说是一个文物大县()。但是高州地区的文物保护与管理现状并不容乐观。

第一,博物馆工作长期得不到重视。

博物馆主要担负着可移动文物的收藏和保管职责,并在此基础上开展各项科研和宣教工作。但是高州博物馆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不但没能摆上政府工作日程,即使是文化管理部门也是将她排在“唱歌跳舞”等群众文化的后面,博物馆的请示和要求往往得不到落实,也没有哪个人哪个部门对博物馆工作进行检查督促。所以多年来博物馆面临没有馆    址,经费奇缺,专业力量薄弱等问题,文物无力征集,陈列、科研无钱搞,人员培训也无钱投资。特别是藏品保管难以规范,藏品档案不完善,科技保护无法投入。严重限制了博物馆在文物保护与管理方面职能的发挥。而由于博物馆的社会形象不显以及工作人员的社会地位低,经济待遇差,积极性不高,反过来又加剧了博物馆工作的落后局面。因而久而久之造成了博物馆被认为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消闲”单位的社会偏见。

第二,文物保护与管理的许多基础性工作落后。

一是缺乏严肃认真和细致、深入的调查研究和科学论证。文物保护与管理是一门专业性、理论性很强的科学工作,任何一个环节都离不开科学的调查研究,例如征集一件文物必须进行详尽的、科学的原始记录,弄清楚出土时间、地点、周围环境、器物特征等等,才能为以后的保管和利用提供依据。又如公布一处文物保护单位,必须充分调查清楚文物的历史沿革、保存现状,对其价值甚至乎保护的可行性和措施进行必要的论证。目前文物管理部门在这些基础工作上做得很不充分,存在很大的随意性,举个例子,2000年为了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需要,在未经具体调查勘察和科学论证的基础上,便临急临忙公布了第一批县()级六个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并且统一按照20米范围和30米地带的标准划定。由此反映出文物工作中的不严肃和不科学的态度。二是文物保护单位的“四有”作未完成。“四有"是国家对不可移动文物实施保护的具体措施和要求,这也是文物保护与管理的一项基础内容。高州市现有省、县()两级文物保护单位共21处,除了保护标志外,其它“三有”均未落实。特别是档案工作长期无法开展,保护机构或责任人也绝大部分未落实。文保单位的档案工作主要由于责任不明确,究竟是由文化局负责还是由博物馆负责?如果是文化局负责,因为行政事务过繁,不可能抽出专人且是有一定业务能力和责任心的人去收集资料、调查测绘;如果叫博物馆去干,又面临经费困难,又或者一些维修工作的会议记录,设计、施工的文件、图纸等无法得闻。所以现在档案工作只是具备了博物馆所搜集的一些文字资料,其它尚未完善。保护机构或责任人是实施日常监测、管理、保养和明确保护责任的承担的一项措施,是从根本上落实保护和管理工作的需要。但目前有的单位虽有使用者,但没有签订有关的保护责任协议,责任不明确;有的单位虽由文化局接管,但并没有成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人管理。实际上全市2 l处文物保护单位,至今未有一处能完完全全落实“四有",徒有保护之名,而无保护之实。

第三,许许多多文物点已遭到破坏或面临破坏的危险。

除了自然的风雨侵蚀,虫害损毁之外,一些未被列入保护单位之列的文物点在城乡建设中遭到拆毁,一些非文物部门使用管理的单位特别是宗教场所遭到使用者的随意拆建、改建或扩建,造成人为的破坏,这些现象时有发生。比如近年来不少具有保留价值的民居建筑、骑楼被拆掉,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崭新的高楼大厦。不但破坏了文物建筑,而且破坏了整个历史文化名城的环境风貌。又比如早几年,观山寺(市级文保单位)内的一口古井被填封,在上面盖起了大雄宝殿,此事经文物部门反映、交涉,最后在市领导的“干预"下,另挖了一口井代替,但文物所固有的意义和价值已经荡然无存。

第四,文物部门主持文物维修还带有随意性和长官意志。

文物的修缮是一门科学,它必须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制定出科学的维修方案,并经报批和建筑设计、施工的资格审查后方能动工。但是早几年高州的文物维修工作存在很不规范和不科学的现象。最明显的是冼太庙的维修,不但未能按照原来的风貌复原,甚至连一些基本布局都作了改变。宝光塔的维修也是如此,所幸的是这一现象近年有所改变,南皋书院和电白郡()城址的维修工作都有了很大改进。维修工作的不科学还表现在重维修,轻管理的现象。这几年来政府对文物的保护也不可谓不重视,陆续拨出一定的经费用于文物单位的修缮,但是文物部门往往只重视维修工作,查资料、请专家、搞报批手续、监督工程进展等都做得很细,但却忽视了维修后的保养和管理。最典型的是宝光塔,1993年全面维修竣工,但是既没搞些配套保护设施,也没设立日常保管机构,数年下来,塔基周围到处杂草丛生,垃圾成堆,塔内壁上被无知游人乱涂乱画。又如南皋书院(广东省农民协会南路办事处旧址)修复也有三年多了,至今仍让其空置。如此维修,修来何用?

   
    二、高州地区文物保护与管理落后的原因分析

   
    笔者认为,高州地区文物俣护与管理现状之不足,究其原因,虽有社会发展因素、经费、体制等问题,但是归根结底,不外乎两个方面,那就是表现在主观意识上,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领导缺乏对文物和博物馆的认识,对文物保护与管理重视不够;表现在客观因素上,文物博物馆专业人才奇缺,文物保护与管理工作的力度不够。

   
    (
)政府的文物意识和工作意识的淡薄是文物保护与管理落后的根本原因。

   
    文物事业不同于其他可通过经济手段调控的社会事业。它是一项社会公益性事业,是一项投入大,产出小甚至无产出的事业,所以人们的意识便成为左右文物事也的第一要素,尤其是政府意识,因为目前我国实行的是国家保护为主,动员全社会参与的文物保护制度,动员全社会参与虽然是一个发展趋势,但政府在文物保护与管理中始终具有主导地位,所以各级政府和领导干部的文物意识直接影响文物保护与管理工作的好坏。只要政府重视文物工作,部门、群众的文物意识也会加强,文物保护的经费、措施就能解决落实,文物的保护与管理就能顺利开展。正是由于文物博物馆意识的缺乏,对文物及其意义的认识模糊,对文博工作的规律性和重要性认识不足,加上法制观念不强,才导致了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对高州地区文物保护与管理的漠视,直接造成经费不到位、人员不到位、管理不到位。在这里先谈两个例子,博物馆的馆址问题多年未决,本馆曾就此问题不下数次打报告反映情况并提出建议,一直未见落实,最近忽然听闻已落实在僻处西岸的观山上,且不论其依据与合理性如何,单就其方案不仅没有公开咨询群众意见,就连博物馆人员也全不得闻,由几个主要领导敲定的做法,就充分反映出领导层文物博物馆意识的淡薄,对博物馆业务的不解,对博物馆事业的漠然。又有一例,笔者因征集文物而接触到一位镇委书记,起初他不知道镇办公室丢弃的这些旧台凳用具是社建文物,当听说是文物后又冒出一句:“是文物你不要拉我的走啊!"言下之意是要留在他镇或者是图利。此言至少说明这位镇“一把手”不理解国家的文物政策和有关法律法规。平民百姓说此话犹自可,堂堂一个镇委书记怎能如此说话?博物馆该干什么,该怎么干;文物有什么用,该怎样用,这就是文物工作意识。如果缺乏了这些意识,文物保护与管理是开展不好的。其实关于政府的文物保护的意识问题文博界也早有共识,有位专家说得好,不是哪里的政府有用不完的钱,只是那里的政府对文物的重视程度如何,对文物保护的资金如何安排罢了。最为困扰文物事业的经费问题尚且由领导的文物保护意识决定,其它如体制、管理工作等问题当然也离不开文物意识这个因素。只要领导重视,什么都好办;领导不重视,什么都是空谈!

   
    (
)文博专业人才的缺乏是导致文物保护与管理落后的直接原因。

   
    人才是各项事业的保证,没有人才就谈不上工作的开展,这是一个客观要求。我们知道,文物工作是一项专业性、学术性、知识性、理论性很强的工作,文物的调查、研究、管理、保护,博物馆的征集、保管、陈列、宣教等等,都要求我们的工作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理论和业务技能。但是文博专业人员在基层地区却显得非常缺乏,一般来说,文博或考古专业的大学生是没有的,即使是相关专业如历史系的毕业生也少之又少,大多是“半路出家"的在职人员或新分配的其它专业的大专生,他们往往要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实践才能勉强应付文博工作的需要。不少地方还存在根本不能胜任文博工作而又无自学能力、没有培养前途的人员通过各种手段调进文博单位的现象,由此加剧了队伍整体素质的下降。这是基层文博工作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据笔者所知,茂名市辖下的几个县区都严重缺乏文物博物馆专业人员,具备专业技术资格的仅是l——2人左右,有的甚至一个都没有。高州地区也只是博物馆有2名分别具备中级和初级文博专业技术资格的人员,但其中中级资格的一人已调离文物系统。至于负责文物行政管理的部门,上自市里的几套班子,下至市文化局,都没有文博专业出身的,个别分管领导虽然在文物保护与管理方面也做了一定的工作,但由于行政事务所限,未能认真投入到专业学习和一些基础性工作中去。目前博物馆仅有的一名专业人员,既要负责馆内业务开展,又要协助文化局搞好文物保护单位的相关基础工作,例如档案收集,推荐材料的整理编写等,还要负责一些开放文保单位的陈列布展工作。总之是与文博基础业务相关的工作都离不开这仅有的一位专业技术人员。高州的馆藏文物有数千之多,文物保护单位也有2l处,尚有一大批未公布但急待保护的文物点。文物保护与管理的工作量之大与专业人员的数量之微,其比例严重失衡。况且现有专业人员的技能和素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正是由于人才的缺乏使文物保护与管理的工作力度难以深入持久,直接导致了上述博物馆工作不能充分开展,文物保护与管理的基础工作落后,文物古迹遭受各种破坏的现象得不到制止,维修管理的不科学现象屡屡出现等一系列问题。

   
    三、加强高州地区文物保护与管理的一些设想

关于如何振兴我国的文物事业,许多有识之士也早有远虑,提出许多想法和建议,例如增强文物保护意识和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文博工作队伍。这也正是加强高州的文物保护与管理的关键。但是,这两个问题绝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恐怕穷我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也未必能从根本上改观,所以笔者拟从如何能有效地、短期内、部分地解决这两个问题提点看法。

一是要充分发挥文博专业工作者的积极性,依靠他们做好文物保护的宣传工作。战斗在第一线的文博工作者在基层地区来说是较为全面地了解和掌握文物保护与管理工作的特点和规律性,较为熟悉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的人群。尽管他们自身也存在不足,但总比一些行政机关的行政领导要“懂行”,所以应该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依靠他们积极向政府、政协以及文化、规划、建设、园林、宗教等部门的领导宣传文物、博物馆知识,宣传文物法律法规。要求他们要有点“百折不挠"的精神,要不厌其烦地向领导汇报文博工作,阐述文博工作的重要性和规律性,讲解文物知识和本地文物遗存情况,要善于向领导反映文博工作的处境和困难。这样才有可能使领导层逐步掌握一点文物知识,了解文物部门和博物馆工作的任务和性质,增强文物博物馆意识,从而争取政府在资金、政策方面的支持,争取有关部门的“同情与配合。

二是要通过多方面的有效可行的办法积极提高文物工作者的业务素质。我们可以在工作中通过一此办法或措施在短期内一定程度地提高一些文物工作人员的业务素质,除了提倡自学钻研外,可以建立业务学习制度,定期或不定期由专业技术人员向非专业技术人员和新参加文博队伍的工作人员讲授一些文博业务基础知识或者共同学习有关文件、法律、法规或文博刊物的文章,在相互讨论中提高认识,增强业务观念。也可以聘请省、地的一些专家下来传授讲课,可以的话应尽量多搞,多请各方面的专家。在这里笔者提拟省里的或地市的文物业务主管机构应多关心基层文博队伍建设,把如何提高基层文博工作者的素质作为一项任务。国务委员李铁映在l 992年的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就明确提到,衡量文物局长的工作成绩,“抢救保护一批文物固然十分重要,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看在你任期内培养、造就了多少既热爱又懂文物的专家队伍,”又提出“造就一大批文物工作的专家,形成制度,这要作为一件大事予以落实"。这个要求同样适用于基层,不一定要举办专题的、系统的培训班,就是召开一下座谈会、交流一下工作体会,都会对各县()的文博工作者有个促进。

()在具体工作上,针对高州的实际,要着重做好如下四方面工作。

一是重视博物馆的建设,全面推动博物馆各项业务的开展。有的人一提起文物保护与管理,就只想到地面古迹的维修,却不知道博物馆的文物征集与保管也是文物保护与管理的重要内容。尤其是博物馆在历史文化名城建设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所以不管政府也好,文化行政主管部门也好,今后在文物事业经费的调配、人员编制以及工作力度等方面都应向博物馆倾斜。

二是坚决落实文物保护单位的“四有"工作。要把“四有"摆到文物行政主管部门的工作日程上,努力争取落实经费,调配好工作人员,做好有关部门的协调、沟通工作。特别是对于档案工作和保护机构、责任人问题,档案建设工作量大,技术要求高,一定要在资金和专业人员方面给予足够的支持;落实保护机构和责任人的难度大,一定要加大文物法的宣传,提高认识,要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只有落实“四有",才能真正做到保护有名有实。

三是重视未公布为保护单位的文物的保护。高州文物遗存量大,已公布为保护单位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文物点和古民居未纳入保护单位之列,但这并不表示这些文物点和民居就不需要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规定,凡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都受到国家保护,而且,这一大批文物点和古民居正是高州争创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基础,更加需要切实保护。我们可以再搞一次重点普查,把一些相对重要的文物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保存现状、价值评定、保护的可行性等进行记录、造册,作为文物控制点之列。其次,应该效法一些地区,建立三级文物保护网络,尤其是镇一级,要使镇一级政府和文化站认识了解本地文物,提高文物保护意识,明确职责和任务,从而把责任层层落实。

四是抓好维修后文物的使用管理工作。所谓管理,并不是单纯地有几个人看管即可,文物单位的管理内容至少包括建筑的日常监测、保养,对有关文物和历史资料的进一步搜集、研究,开放单位还要有陈列、宣教等工作。所以在文物维修的同时,往往就要考虑维修后的管理工作,是建成博物馆、纪念馆、文管所,还是指定专人管理。根据高州目前的实际,至少有两处单位(冼太庙和南皋书院)可以按纪念馆的模式进行管理,其他则暂以专人负责的方式。不管如何,总之要做到修一处,管一处,以至用一处。

   
    文物保护与管理是文物工作的重要内容、基础内容,其它开发利用等都是在此基础上有条件地进行的,所以本文着重从保护与管理方面,透过高州地区的实际,探讨一下其层文物工作的现状和对策,就教于前辈同行,更希望籍此引起文博界对基层县()工作的关注,共同探索基层文博事业发展之路。

(本文为作者2002年参加广东省文物博物馆学会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并发表在论文集《文物保护与利用》(岭南美术出版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