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百越领袖冼夫人的历史条件-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综合研究

造就百越领袖冼夫人的历史条件

2016/4/8 15:10:37      点击:

作者:张均绍


【内容摘要】冼夫人是中国古代生长在祖国南疆的一位俚族首领,她以她的聪明才智,协助梁、陈、隋三朝治理岭南,被三朝皇帝多次封赠,使她获取了中国历史上罕有的殊荣。作为一名生长在祖国南疆的一位俚族首领,为什么她能在错综复杂的动荡年代里脱颖而出成为叱咤叱社会风云的伟大人物?本文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寻找答案。

【关键词】百越领袖,政治条件,经济条件,军事条件,社会条件

在中国历史上,能直接参与国家政权管理工作的妇女并不多见,尤其是在封建社会的古代。但南朝时期的冼夫人,她却以卓越的聪明才智,协助梁、陈、隋三朝治理岭南,先后荣获三朝的多次册封,成为深受群众拥戴的百越领袖,其事绩也同时被收录于宫廷正史中的《隋书》和《北史》,其他许多地方志中也有收录。作为一位处于祖国边隅的少数民族妇女,为什么能在错综复杂的动荡年代里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叱咤历史风云的百越领袖?造就冼夫人成长的历史条件是什么?掩卷沉思,这里既有个人的主观因素,也有特殊的历史客观条件,本文就这些问题试作如下分析。

一、起用民族首领,实行以夷制夷,是冼夫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政治条件

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中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异常尖锐复杂的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内,由于南北两朝双方都在想方设法企图击败对方,进而统一中国,因此双方都处于极度紧张的对立状态。后来的形势发展,逐步有利于北朝,形成北强南弱的倾斜状态。冼夫人所在的岭南地区,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制约,社会较为稳定,因此成了南朝政权借以依靠的后备力量。南朝政权为了稳定岭南,便对居住于岭南地区的百越民族采用抚慰政策,并在南越首领所在地方设置郡县,同时委任那里的部族首领担任郡县长官,或者只用郡县长官的官爵来羁糜他们。这些部族首领由于种种原因,都希望得到朝廷的支持,因而也乐意归顺朝廷,,接受封爵,参与朝政。

为了让各部族的首领们都能参与朝政,朝廷在地域不足的情况下,只好开辟许多小郡县来安置他们。如南朝初期,仅是宋武帝和宋文帝两代短短的三十多年间,单是从广州所属的新郡便增加五个,新县增加八十四个。宋明帝时,又把许多郡提格为州,缩小了州辖下的郡、县范围。许多州、郡、县城的所在地,即是当地民族首领住地,而且这些州、那治所,常常随着长吏的变更而不断转移,因此有些州、郡就连当时的史籍也无法说明它们所在的位置及兴废。如冼夫人兄冼挺任南梁州刺史,但南朝时期的广东地域内,并无南梁州的行政建置。南朝梁时虽有南梁州的建置,但却建置在远离广东的今四川省闾中县西。很明显,作为当时的少数民族首领,是不可能远离家乡到这么远的地方去做官的。冼挺所任的南梁州刺史只是个虚职。由此可见,在冼夫人所在的地区内,也的确新增设了许多州郡。

梁大通中(528),从高凉地域内置立高州,同时置电白郡,重置茂名县;陈又置务德县(后改为良德县)。当时的高凉郡、电白郡、良德县和茂名县,均统属于高州,其州、郡、县治也同设于高州地域内,彼此相隔仅数十公里。当地的部族首领大都是在当地设立的州、郡、县中担任刺史、太守、县令等行政长官。高凉地区的冼氏家族,由于他们都是当地世袭的部落首领,于是他们的主要成员都被任命为当地或附近郡县的长官,如冼夫人的儿子冯仆任石龙太守,孙子冯盎任高州刺史,冯暄为罗州刺史,冯魂仪同三司,冼夫人则被三朝皇帝先后封为保护侯夫人、石龙太夫人、宋康郡夫人和谯国夫人。

二、统辖地域广阔,物质资源丰富,是冼夫人开展社会活动的经济条件。

《隋书·谯国夫人传》载,冼夫人统辖“部落十余万家”。这是个庞大的地域。据《宋书·州郡志》统计,南朝宋代期间,高凉郡领县七个,一千四百二十九户,八千一百二十三人;宋康郡领县九个,一千五百一十三户,九千一百三十一人;海昌郡领县五个,一千七百二十四户,四千零七十四人。三郡共四千六百六十六户,二万一千三百二十八人。这三个郡都是刘宋时期从高凉境内分置出来的。南朝齐至陈间,对郡县的具体户数未作详细统计,按照当时的人口增长率推算,从宋到陈的一百多年间,大约增加一倍左右,因此梁陈时代的高凉郡户数应为八千户,人口四万左右。隋代,对郡县的设置及规模作了较大的调整,高凉郡的地域与汉代的高凉县相近。据《隋书·地理志》统计,高凉那领县九个,九千九百一十七户,约五万人(资料没有人口数)。但是冼夫入的部落却有十余万家,即十余万户。这个户数的分布范围已远远超出了冼夫人故里高凉郡所属范围,扩展到相邻的许多郡县。有地方就有人,有人就有粮,地方越大,人口越多,粮食越足,实力就越强大。这就是冼夫人借以开展社会活动的物质基础。

冼夫人利用雄厚的经济实力资助陈霸先平定侯景之乱。梁朝末年,侯景作乱,兵围京城,情况危急。高要太守陈霸先率兵北上救援京城。但高州刺史李迁仕暗通侯景,借着响应救援京城的名义,聚兵置械,企图据着高州闹事。冼夫人识穿李迁仕阴谋,与冯宝定计,趁着李迁仕军队主力入赣的时机,智袭高州,大败李迁仕,逼其弃城而逃。冼夫人则乘胜迫击,进军江西,与陈霸先会师赣石。冼陈会师,对于冼夫人来说,是有重大意义的。会师期间的谈话内容虽未见于史料记载,但可肯定地说,陈霸先向冼夫人详细分析了当时全国政治形势和平定侯景之乱的策略等内容。冼夫人也向陈霸先表述了愿为国家的和平安定作出贡献的愿望。友好的会师,观点的统一,互相了解,互相信任,使冼陈双方自然地结成了政治联盟,也为冼夫人日后登上政治舞台迈开了重要的一步。

冼夫人回师高凉后,即对冯宝说:“陈都督大可畏,极得众心,我观此人,必能平贼,君宜厚资之。”于是冼夫人便向陈霸先源源输送大批物资和军队。公元52210月,陈霸先称帝,国号陈。

陈霸先在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此时,冼夫人又给陈霸先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坚决支持。永定二年(558),冼夫人忍受着丈夫冯宝病逝的悲痛,派遣年仅九岁的儿子冯仆,率领高凉诸首领前往丹阳朝贺陈霸先。陈霸先被冼夫人经济上的无私援助和政治上的坚决支持所感动,即拜冯仆为阳春郡守。不久,陈霸先又写了封《与岭南豪酋书》,派专使带给岭南各地首领,邀请他们入京任职。冼夫人在独立地协助年幼的冯仆处理郡中要事过程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领导才能,并在错综复杂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社会环境里,步入了风云变幻的政治舞台。

三、坚决镇压反叛,确保地方安宁,是冼夫人巩固首领地位的军事条件

南朝时期,政治腐败,社会混乱,朝中争权夺利,权臣谋反成风。据有关资料的不完全统计,在南朝统治的一百六十九年中,举兵谋反事件共达六十六宗,平均每二年半便出现一宗。冼夫人所处的梁、陈二朝,仅岭南地区就有四个刺史谋反:太清三年(549),广州刺史元景仲谋反;大宝元年(550),高州刺史李迁仁谋反;太平二年(557),广州刺史肖勃谋反;太建元年(569),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隋初,也接连发生多起叛乱事件,给社会带来动乱,给人民造成祸害。中央政权尽管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但仍然制止不了各地叛乱的发生。

冼夫人的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严厉镇压反叛,确保地方安宁。据《隋书·谯国夫人》载:“夫人幼贤慧,多筹略,在父母家,抚循部众,能行军用师,压服诸越。”聪颖的天赋,特殊的环境,频繁的战事,为冼夫人施展军事才能提供了广阔天地。她用兵巧妙,变化多端,能根据不同的战役,采用不同的用兵艺术,如奇袭高州刺史李迁仕和强攻广州刺史欧阳纥等都是典型的用兵范例。

公元559年,高州刺史李迁仕暗通侯景作乱。他占据战略要塞大皋口,然后才召高凉太守冯宝前往议事。冼夫人劝止冯宝说:“李迁仕奉诏救台城,却假装有病,但暗中铸造兵器,练兵习武。今无故召你到州城,想必扣为人质,逼君兵众参叛。你暂且不去,静观形势发展如何,再作定夺。”数日后,李迁仕果然起兵反梁,并派主帅平虏率兵入赣石,与官兵相拒。州内只有迁仕留守,起不了作用。但若然公开带兵前去,必然会发生战斗,造成伤亡。冼夫人则用“兵不厌诈”之计,派人持厚礼前往州城告之李迁仕,说冯太守身体欠安,不能亲来,特遣夫人前来参见。迁仕听了这话,又看到厚礼,十分欢喜,没有任何防备。这样,冼夫人使将千余士兵,化装成挑夫,提着杂物,假装送礼,然后进入城内,一举发动突然袭击,大败李迁仕。

公元569年,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还派人召冼夫人的儿子冯仆至高要,要挟他反陈。冼夫人接到冯仆派人送来的报告后,大义凛然地说:“我忠贞为国,经今两代,今天决不能因为怜惜儿子而背叛国家!”接着率领百越酋长发兵抗敌,并与陈朝派来的大将章昭达内外夹攻,迅速擒获欧阳纥,及时扑灭这股割据岭南的反叛势力。随后,冼夫人因军功被册封为中郎将,石龙太夫人,赐物一批,并按刺史标准礼遇。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殊荣,说明中央政权对这次平叛战斗中的冼夫人所起的特殊作用的重要肯定。

公元588年,隋师大举攻陈,次年正月,隋师攻陷建康,陈亡。此期间,政局混乱,岭南一带,未有所附。形势动荡,群龙无首,数郡酋长共推冼夫人为郡主,号称“圣母”,保境安民。这时,冼夫人以其在俚人部族中的崇高威望和强大的军事实力,赢得了岭南百越民族的绝对信赖,成为维护岭南地区和平稳定的中坚力量。

公元591年,番禺俚帅王仲宣和泷水豪门陈佛智联兵反隋,兵逼广州,围攻南海。在这危急关头,冼夫人挺身而出,主动给隋政权有力支持。她派出孙子冯盎带兵迅速出击,杀了陈佛智后,又与中央派来的大将军鹿愿会师南海,共讨王仲宣。平定广州后,夫人又亲披战甲,乘骏马,张锦伞,带领骁骑,护卫诏使裴矩,巡抚岭南二十余州,各州首领皆来参谒。从此岭南地区才真正得以安定。冼夫人又以她“情在奉国,深识正理”的高尚品格和“维护统一,稳定岭南”的依靠力量,以及上列平叛事件中的特殊贡献,被隋王朝封为谯国夫人,“开谯国夫人幕府,置长史以下官属,给印章,听发部落六州兵马,若有机急,便宜行事。”至此,冼夫人到达了她仕途的顶峰,成了掌握着岭南地区行政实权的一品官员,其权力范围,远远超出了当地的州郡长官,成为中央王朝在岭南地区的特别代理人。

四、广泛和辑百越,完善行政体制,是冼夫人治理地方社会条件

所谓“天下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古代的南北朝时期,正是一个由秦汉的大一统走向分裂,又由南北朝的分裂走向大一统的时期。冼夫人所处于的年代,是从南北朝的大分裂走向大一统的历史年代,这个年代,时时刻刻充斥着分裂和统一的火花,这种火花不仅仅局限在政权的范围内,更是融入了少数民族的异域色彩。这种政治上和军事上的交融斗争,使各个民族之间的杂居、融合,形成了全新的政治格局和民族关系。

岭南是百越聚居的多民族地区,其中冼夫人故里所在的高凉地区,居住有俚僚等少数民族。这些俚僚民族与汉族相杂交错,繁衍生息在祖国南疆。他们在频繁的接触和交往中,团结合作,友好往来,共同促进经济联系和文化交流,创造了我国丰富多彩的古代文化。冼夫人是俚人首领,并且生长在多民族杂处的地区里,深知民族团结的重要,所以她一贯坚持民族和睦团结,并身体力行,做出表率,为促进民族融和作出极大贡献。

俚人聚居的高凉地区,位于岭南僻远边隅,封建制度发展缓慢。在一些俚人部落中,还保留着浓厚的奴隶制残余,掠夺奴隶,使用奴隶,买卖奴隶现象依然存在。他们把占有奴隶和珍宝,视为是财富和势力的重要标志。为了获得奴隶和财富,各部落之间往往互相侵掠,构成积怨,影响民族和部落之间的和睦相处和友好往来。

冼夫人所在的冼氏家族部落,是当地俚人部落中最具有实力的一支。冼夫人之兄冼挺,时任南梁州刺史,自恃有权有势,恣意侵掠旁郡,造成社会动乱。冼夫人以自己的聪明才智,逐渐掌握了冼氏部落的军事指挥权,成为俚人首领。她对其兄冼挺恃强凌弱的侵掠行为,进行多次耐心的规谏,劝导他改恶从善。冼挺在其妹妹冼夫人的反复规劝下,逐渐改变了过去的霸逍行径,停止攻掠旁郡,与四邻部落和睦相处。

冼夫人与四邻部落和睦相处的行动,赢得了岭南各部落群众的信任与爱戴,甚至连远在海南地区的各部落也闻讯大喜,儋耳一带部落纷纷归附,计达千余峒。从此,岭南地区各民族出现了和睦共处,友好往来的和平景象。

然而,对于海南儋耳部落千余峒的归附,冼夫人是始料不及的。在此之前,海南岛与中央王朝的关系仅仅是形式上的关系。由于它孤悬南海,远离中原,早期的封建设势力基本没有介入。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派出五十万大军威服岭南后,在岭南设置南海、桂林和象郡,海南岛则被称为“象郡之外徼”,这说明当时海南只不过是名义上的统属,中央王朝根本控制不了。

直到汉武帝时期,武帝派伏波将军率十万水师分两路征战岭南后,将其地重新划为南海、苍梧、合浦、郁林、交趾、九真、日南、儋耳、珠崖九郡,其中儋耳、珠崖两郡就在海南岛。西汉郡县制在海南的设立,标志着西汉开始把海南岛直接划入中央政权的统治范围。

西汉政权对海南岛的统治并没有获得期待的效果,由于封建官吏的横征暴敛,不断引起了海南人民的强烈反抗。从两郡的设立至汉昭帝始元元年(前86年)的20多年间,海南曾爆发过6次叛乱,因而在汉昭帝始元五年(前82年)废儋耳郡,使其归入珠崖郡。但这并没有给海南带来多少和平的日子。汉宣帝神爵三年(前59年),珠崖3县反;七年后,又有9县反。珠崖俚人的不断反抗,迫使汉朝廷再次对海南进行多次廷议,最后以“珠崖独居一海之中,雾露气湿,多毒草虫蛇水土之害,弃之不足惜”为由,于汉元帝初元三年(前46年)撤销了珠崖郡,改为朱卢县,隶属合浦郡,这样,实际上是中央政权放弃了对海南岛的直接统治。

此后,历经三国、两晋、及南朝的宋、齐、梁等几个朝代,共580年,海南岛内都只是只设一两个县,由在大陆设置的合浦郡或珠崖郡(三国吴置,治郡徐闻)统领,使海南与中央政权的关系又回到几百年前的遥领状态。

直至南朝梁代,冼夫人安抚百越的德行,大大促进了百越各族人民的团结。海南一千多峒的俚人归附,给冼夫人提出了更高的治理要求。当冼夫人了解到海南岛从汉元帝元初三年以来的580年间,不曾在岛内设立州郡,使海南在政治上无法与中央政权统一,经济上无法接受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文化上无法与大陆州郡交流,造成了海南经济上的贫穷落后,文化上的蒙昧闭塞。于是,冼夫人决心首先从政治上解决海南长期被弃置的问题,促进国家的统一和民族团结,加快海南经济文化的发展。为此,必须使海南岛完善行政体制,实行正规的州郡行政管理,促进海南与大陆的文化交流。于是,她便以南越部族首领的身份,请命于朝,要求在海南设置崖州。梁武帝被冼夫人的胸怀国家,造福民族的精神所感动,立即批准了她的奏请,同时委派她全权负责这项工作。冼夫人多次深入海南调查研究,亲自考察和任用州县长官,终于在梁大同中期,在海南岛建置了崖州,下辖10个县,从而结束了海南岛几百年来那种时分时废的州郡建设中的混乱现象,为海南岛重新隶属中央政权的直接统治和促进海南的经济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在此同时,冼夫人通过对海南岛州县的建置实践,探索和积累了丰富的行政管理经验,为她后来成为岭南地区杰出的民族首领奠定了基础。

综上所述,冼夫人能够从一个普通的俚族妇女成长为一位著名的百越领袖,并非偶然。这除了冼夫人本身具备有聪颖的天赋和深识正理的优秀品质等基本因素外,主要还是由于在当时社会特殊的政治条件下,使她同时拥有“部落十余万家”的雄厚的经济条件和能够指挥部落“六州兵马”的强大军事条件。这些条件相互配合,相互利用,便造就了时代的伟人,一位杰出的越族政治家,一位卓著的社会活动家,一位英明的军事指挥家。这就是中国古代历史上著名的百越领袖冼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