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镇江山口发现的清代诰封碑考

2016/3/30 23:18:58      点击:

作者:陈冬青

 

近日,在当地村民协助下,笔者在镇江山口村调查发现一块清代同治年间诰封碑,这是继泗水那尤、根子中间堂、长坡木马等地发现古代诰封碑(匾)后又一次新发现。

此碑位于镇江镇山口村委会入口牌坊附近的犁山岭,镶嵌在一座古墓的后土护墙上。碑长约113、宽64厘米,由花岗岩石刻制,四周有极为精细的双龙纹边饰,正中竖刻楷书文字22行,全文如下: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策勋疆围昭太父之恩勤,锡类丝纶表皇朝之霈泽。尔张开鑑乃翼腾之祖父,敬以持躬,惠(此字磨损不清,也可能为志)能启后,威宣阃外,家传韬略之书,泽沛天边。国有旂常之典,兹以覃恩貤赠尔为昭武都尉,锡之诰命,于戏。我武维扬,特起孙枝之秀;赏延于世,益徵遗绪之长。诰命之宝。同治六年    日恭承敬立。”

此碑文字透露了一个史实:山口张氏有名张开鑑者,培养出一名优秀的孙子张翼腾,因其功绩而被朝廷追赠为昭武都尉。“昭武都尉”在清代是武散官名正四品,这封号可不算低。根据清茂名县志的记载,张翼腾,又名“张翼翥”,号凤轩,镇江山口人,同治朝副贡(举人副榜),但具体事迹不详。张开鑑是张翼腾的祖父,原为从九品职员,因张翼腾之故被赠昭武都尉。另据记载,张翼腾之父张达晓被授都司之职,也赠昭武都尉,祖母及母亲均赠四品命妇恭人称号。古代封典制度,有功之臣或达到一定品级的文武官员可呈请朝廷将本身封典加诸父母、祖父母、乃至曾祖父母之上,一般文官授文职,武官授武职,张翼腾之父及祖父均受赠昭武都尉,那么说明张翼腾本身至少也是一名正四品武官。

古人对于功名非常重视,别说是四品,哪怕就是个九品登仕郎之类,都要记之于家谱,或铭之于碑匾,千方百计传之于世。像这种得到皇帝诰封(皇帝封赠有诰封和敕封之别,五品以上授之诰命,称为诰封;六品以下授敕命,称为敕封)的,更是无上荣光之事,往往都会把圣旨内容刻成牌匾或石碑,牌匾悬于府第或祠堂,石碑嵌于墓前,以示光宗耀祖并永久流传,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诰封碑(匾)。

此碑的发现地是一座古墓,经勘查,墓前还有一块墓碑,上书“山口张氏墓”,上款有“道光戊戌年十二月新修”字样,推测墓主正是张开鑑,他于道光年间去世,戊戌年(1838)修建了这座坟墓,到同治六年(1867)因其孙张翼腾有功被皇帝下诏追赠,于是其家人把圣旨刻成石碑镶嵌于后土位置。此墓葬和石碑的发现是对史料文献的重要佐证和补充,属难得一见的文物,对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具有一定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