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光街道下汉村委会山顶坑穴遗迹的考古调查-高州市博物馆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调查考述

宝光街道下汉村委会山顶坑穴遗迹的考古调查

2016/4/23 0:22:22      点击:


2002年,宝光街道办下汉村委会深水垌村(时属顿梭镇)村民钟美义反映,在深水垌村屋背岭周围发现“山顶洞人遗址”,与北京山顶洞人遗址相似,他还以“发现人”的名义写了《中国历史文物又一重大发现——深水垌山顶洞人遗址》一文,送交有关部门。十年来,据说他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坚持认为深水垌村附近遗迹是山顶洞人遗址。应有关部门要求,本馆派人对此进行了调查,现将有关情况和调查意见阐说如下。

 

一、相关记载

本馆派人查阅了光绪高州府志、光绪茂名县志、民国茂名县志稿以及当代高州县志及有关文献,都没有发现与之相关的直接记录。

二、访谈了解情况

通过多次与钟美义的谈话了解到,他早在1964年左右发现此类遗迹,八十年代以来他在西安参观兵马俑博物馆后有了文物的概念和认识,怀疑自己发现的“山洞”是古人类居住遗迹,他认为此遗迹堪比秦始皇兵马俑、北京山顶洞人遗址,是重大考古发现。但其实他并没有亲眼看到过遗迹的全貌,因为所有遗迹都已湮灭于地下,从地表是不可能见到的,他是在六、七十年代发现有人在类似遗迹上挖取石块用来盖房作墙基,因而发现这批东西的,在他看来,这是“山顶挖穴,再加原始石块砌筑而成”。他是个“风水佬”,到处给人看风水,在此过程中发现有类似的地表大坑,周围不长草、碎石裸露即认为是此类遗迹,而其言之凿凿的四边用石块叠砌的墙体其实是他的想象。他所说的“已掌握的材料”和收集到的“文物”也从来没有向调查人员出示过。但是在与其他村民的访谈中证实的确有此类遗迹存在,过去也的确有人去挖过石块做墙脚,但是到底是什么形制,什么用途,何时所造没人能讲清。

三、地表踏查情况

地表踏查是重要的考古调查方法,博物馆人员先后在钟美义带引下对屋背岭、书房岭、王屋山、契石岭、小山、三百租岭、大岭山等几处进行实地踏查,踏查发现,这些都是独立的平缓、低矮小山,个别有两座相连,位于鉴江边上,最近处相距约300多米,属于平原地区,周围都是现代村庄、稻田、竹林、菜地等。遗迹全部位于山的顶部,从地表上观察是一个近似圆形或方形的大坑,直径或边长约3、4米,中间泥土松软呈灰色,周围没有杂草,全部是裸露的沙砾、碎石。但是没有发现任何遗物,哪怕是一小块陶片(器物、砖瓦碎片)。露出的石块均为天然石块(部分表面光滑其实是经冲刷脱层形成)。此外,我们仔细留意了所到村庄及山岭周边,都没采集到古代器物,说明附近也没有古代遗址。


四、勘探情况

为了弄清石块是否有砌筑痕迹以及坑穴内有否遗物,有否砖瓦或柱洞等居住痕迹,我们在沙角村大岭山上取点进行勘探,开了东西向的5米×1米的探沟一条。勘探没有发现文化层,在探沟东南角发现了一个近似方形的大坑的一角,开口就在表土层下(附图)。从其延伸情况推测大坑长4米,宽3米,深度未知。坑内为碎石和填土,土色土质不杂,均为黄土,间杂不规则碎石。虽有分层,但非人工活动造成,而是自然界大风雨造成不同时期的水土流失所致。没有发现规律性的遗迹,例如叠砌的石块等。出土了极少量陶片,其中有一件陶罐底部碎片,再无其他遗物,暂不能判断陶片年代。                                           

探沟平剖面图


五、调查意见

1、类似遗迹的确是人工构筑物,可视为古迹,其主要特征是近似方形的竖穴土坑,坑底或坑壁有可能用就近取材的石块铺叠,但是勘探结果不见使用粘土或三合土痕迹,应为简单的堆叠。类似的做法如今高州许多山区仍有。

2、绝非“山顶洞人遗址”。众所周知,山顶洞人是距今一万八千年前的原始人群,原始时代人类由于未掌握许多赖以生存的技术,为了生存都是集中于一些天然洞穴里面群居生活,只是使用简单的石器工具和生火防御、取暖、熟食,一般原始洞穴里面或洞口会有石器遗留和用火痕迹。下汉村委会发现的这批遗迹是在山顶挖一个竖穴土坑,光是这一点就已说明显然不是原始时代的洞穴遗址。此外调查所见也没有任何古人类生活痕迹和遗物。

3、关于遗迹的年代、性质和用途等核心问题:

遗迹的最主要特点有如下几方面:一是分布于低矮平缓的小山坡顶部,海拔45——70米,周围是农田村庄,且地势平坦(属鉴江平原)。二是都位于鉴江西岸,鉴江东岸村庄暂未发现。第三,倘若有关村民“一百几十处,顿梭、沙田、荷塘等镇都有”
的说法属实,那么这批东西可以说是集中在高州城西南与化州毗邻的地带。第四,都是近似方形的竖穴,四边和坑底可能铺砌石块,一般都有缺口(即出入口)的说法也当属实。但是没有其他任何遗物,勘探中发现的几块陶片极有可能是后世扰乱回填进去。也就是说除了坑穴和石块是人为之外,没有任何遗物或人类活动痕迹。所以由此观察,遗迹年代虽然不会是近现代,但是具体什么时代暂无从判断。遗迹使用时间不长,更不可能是人类日常居住生活之所。遗迹用途最大的可能性是与防御等军事活动有关,因为所有遗迹都处于岭顶,四周是平原,在过去没有高楼大厦情况下周围视野是很好的,遗迹当是哨所或传递信息的设施,既有可能是当地村民为防御外敌所为,也有可能是贼寇对付官府所设。至于没有遗物和太多活动痕迹,说明其在实际中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也就是没有发生频繁的或大规模的战事,因而设施没有全面使用。

执笔:陈冬青

绘图:陈   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