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综合研究

高州状元坟考辨

2016/3/30 16:33:01      点击:

作者:陈冬青

    



 高州市宝光街道办西岸村207国道旁的西江坡凤鸡岭上有一座古墓,据说是粤西黄氏的先祖、宋代状元黄朴墓,俗称状元坟。《广东粤西江夏郡黄氏宗谱》卷13《列祖传略》有《状元黄朴公传》,里面记载:“黄朴,字元实,号思谷,钦谥文直,宋宁宗开禧三年(1207年)出生于江西吉安泰和县,书香世家,其曾祖、祖父及父亲均中进士,为朝廷命官,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年)黄朴己丑科状元及第,史称其‘文献通考’,官翰林学士,累迁殿阁大学士,后因谏诤宋帝,主张和金息鼓,避免战乱,遭受构陷,被贬谪高州任太守。宋淳佑五年(1245年)卒于官寓。”实地调查见有灰砂堆砌坟墓一座,坟头靠背镶墓碑一块,正中刻有“宋己丑科状元中顺大夫高凉太守黄朴,光绪三十四年立”字样,旁有黄朴生平及其子孙落籍粤西的简要记述。

 

传为黄朴墓的高州西江坡古墓

 

此坟果真是宋代状元黄朴之墓吗?笔者认为有疑,现就此问题作如下考辨。

首先,关于黄朴被贬谪、卒葬于高凉并成为粤西黄氏先祖的记载只见于黄氏族谱资料,与其他史籍方志记载有异。

关于黄朴和高州状元坟,除了前述《广东粤西江夏郡黄氏宗谱》,尚有化州大坡、滨江、官地、高州南山等地黄氏族谱有类似记载,一般认为,黄朴祖上由福建迁江西,黄朴于宋理宗绍定二年状元及第,本在朝为官,因主张和金,向皇上进谏,不合皇帝及权贵之意,被贬至岭南的高凉(今高州),卒于任上,葬于高州城西。黄朴死后其夫人带子落籍于今化州,黄朴成为化州黄氏始祖。其后,黄氏一族倚傍鉴水,生产繁衍,人丁兴旺,逐代播迁分布于今化州的大坡、官地、滨江、杨梅以及邻近的高州、信宜,还有广西博白、容县、北流等地。为纪念先祖功绩,清光绪年间黄氏族人合力重修黄朴墓,状元坟自此闻名遐迩。但是,关于黄朴的生平、历官、墓地等问题,其他史志却有不同说法。福州《三山志》是这样记载的:“绍定二年已丑黄朴榜:黄朴,状元,字成父,福州候官人,历馆阁、吏部郎,终朝请郎、广东漕。”当代侯福兴主编的《中国历代状元传略》持此说法。《三山志》成书于宋淳熙年间,后世有增补,被编入乾隆《四库全书》,是一部较为权威的地方志,其所记可信程度较高。至于黄朴墓也并非仅有高州一处,福州早在上世纪70年代也发现了黄朴墓,墓中还出土了黄朴墓志铭。墓志铭载黄朴一族乃“世福州闽县人”,并详叙其家族世系,其说法与《三山志》同,却与粤西黄氏大相径庭。墓志铭还从他入太学、中进士第一人开始,历叙他的任官经历:节度判官、秘书省正字、校书郎、兼崇政殿说书、著作郎、权考功郎、知泉州、广东运判、兵部郎官、知漳州,直至主管崇禧观,并未提及其在广东所任高凉太守之职,与粤西黄氏的说法也有出入。所以这就不得不让人思考,到底粤西黄氏所讲的黄朴是否就是历史上的宋代状元?

为了深入求证,笔者又查阅了明清两代的高州府志和茂名县志,高州府志现存最早的是明万历版本,还有清乾隆、嘉庆、道光、光绪等版本,茂名县志则有清嘉庆和光绪版本,都无黄朴的记载。万历《高州府志》列出宋知高州10人,但并无黄朴之名,清茂名县志有《茔墓》篇,里面收录许多重要历史名人墓葬,却也不见状元坟之说。黄朴以状元出身任职高州并在任内去世,如此重大的人物事件,当地地方志却没有丝毫记录,这能不让人生疑吗?虽然清代光绪《化州志》有一条“宋状元任高州太守黄朴祠”的记录,该条下有与黄氏族谱相同的记载,但是笔者觉得这条记录不实。化州志成书于明朝以后,据查最早的版本是明万历版,“久佚”,现存版本是以清康熙版为基础修撰的,其对于黄朴的记述显然也是来源于其他资料(很可能就是黄氏族谱),难免没有出入。而且明清时期化州是高州府的属县(高州府领化州、茂名、电白、信宜、吴川、石城,这在明朝就已形成),高州府治于茂名县(今高州),境内如果存有宋状元黄朴之墓,茂名县志和高州府志是不会毫无记录反倒只让化州加以记录之理,这是不合逻辑的。

其次,“高州状元坟(黄朴墓)”的修筑显然是后人所为,不足以成为考证黄朴历史的依据。

对于高州发现的“状元坟”(黄朴墓),笔者也多次进行实地踏查。这里首先可以探讨的是墓葬形制,状元坟的地表形制明显是明清时期的抄手墓(也称交椅墓)。抄手墓一般形若半月,后仰前俯,材料有花岗岩石砌筑,也有青砖、灰砂堆砌,由后土、护岭、坟头、山手、月台(也叫月池)组成。抄手墓自明清以来在岭南地区非常流行,遍地皆是,是非常典型、一眼可辩的。“高州状元坟(黄朴墓)”位于半山腰,坐西南向东北,主墓依山势分前中后三级,参差起伏,正符合后仰前俯的地形要求。地表建筑用灰砂堆砌,中心是圆形坟珠,俗称坟头,环绕着坟头是两重半环形矮墙,正是坟手,坟手后有护墙。坟头前部是祭台,祭台前有月池。坟后不远是一座扇形灰砂墙,乃是防止上方水土流失侵毁墓葬而砌,俗称护岭。旁有同为灰砂砌筑的一座后土。坟前山路上还遗留有青砖步阶。这就是非常典型的用青砖和灰砂砌筑的抄手墓。

 

“高州状元坟(黄朴墓)”平面示意图

其次,墓碑是考证墓葬历史最有力的文物证据,在“高州状元坟(黄朴墓)”的坟头立有墓碑一块,刻满文字,碑额为“两粤黄氏墓碑”,正中竖刻显太始祖考宋己丑科状元中顺大夫高凉太守讳朴号思穀谥文直府君、妣诰封恭人敬和欧阳恭人仝墓”,两旁有细小文字,依稀可辨,内容大致记述黄朴生平及自朴以下一世、二世祖的功名、落籍地情况,落款有后世子孙名字及“光绪三十四年立”字样。这里对黄朴的描述与粤西黄氏族谱所载是相同的。

显然,从墓葬形制和墓碑内容来看,这座墓是清代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自认为黄朴后人的黄氏族人修建,距黄朴“卒于官寓”的宋淳佑时期已有六百六十多年,距今仅是百年左右。

有人提出,这是始葬于宋代,清代重修。我们知道,祖国大地上有许许多多古墓,但是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沉积,早期的古墓都已湮没于地下,地表留存的绝大多数是明清以来的,宋元之前的古墓,除了极个别流传有序者,大多都需要通过考古工作才能发现。尽管我们可以作此猜测,但在考古发掘之前,光凭地表所见,不足以成为考证黄朴历史的依据。

第三,粤西黄氏对黄朴生平的说法尚有如下疑问。

1、宋代无“高凉”一名,不管是郡还是县。宋代高州地区为潘州、高州、良德、茂名之称。所以一般来说史书对这个时期的正式叙述是不会出现高凉之名的。

2、宋以后太守已不是实职,只有知州、知府(明清以后则专是知府),太守只是别称,同上一点一样,史料的正式叙述也不会出现“高凉太守”之名的。因此,何来黄朴被贬任高凉太守之说?

3、查中顺大夫为金代始置,但是在宋朝职官制度中并无中顺大夫的讲法,一般常见谏议大夫、御史大夫等职。此外宋代有对医官别设的官阶称大夫。明清时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封典制度,大夫是最常见的封号,如资政大夫、奉直大夫等。中顺大夫更似是后世专为封赠用散官的称号。

4、宋代大学士与明清大学士也不同,宋代大学士即翰林学士,掌馆阁之务,或者是一种加官(虚衔),如包拯就被封为龙图阁学士。明代才设殿阁大学士,后渐为内阁之主,掌宰相职权,因而黄朴“累迁殿阁大学士的”说法也不准确。

这些疑问都讲明粤西黄氏对黄朴生平及墓葬情况的描述不严谨,黄朴被贬高州卒于官寓的说法恐不属实,疑为杜撰之说。

第四,那么黄朴被贬谪高凉并成为粤西黄氏先祖的说法是怎么来的?

笔者查阅了部分网络资料,其实就在黄氏家族内部就有人提出过不同看法,黄氏研究网署名黄汉奇(二十四世孙)的文章《宋状元黄朴公生平文史研究》中提到“在黄膺公宗史研究中,因其有人与我祖黄朴同名,就簒攺为状元,而其旧族谱中根本都沒有记载,而且其所谓父黄琇的时间年龄根本也不符,矛盾百出”。这里虽是指责其他宗支篡改冒认,但也说明了混淆视听的现象的确存在。我们知道,在中国同名同姓的现象是比比皆是,千百年来黄氏又何止一个黄朴?我们又看到粤西黄氏对于黄朴祖上世系的描述和黄朴墓志铭的叙述也完全不同,显然对黄朴家世问题的探讨也有不同说法,既是如此,会否此黄朴并非彼黄朴?

福建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黄如论会长在“世黄”十届二次恳亲大会上的讲话也说道:“大家不要认为,我们黄家的所有族谱都是对的,有的地方就发生过乱认祖宗、乱攀乱附的现象。”“就拿黄峭来说,全国就有好几个,有河南光州的黄峭、河南归德的黄峭、江西抚州的黄峭,还有湖南宁乡的黄峭。这几个峭山公中,有五个生了二十一子,所以讲历史上的黄峭并非一个,各有各的后裔,千万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胡乱攀成一宗。应该各归其祖,各崇其宗才是。这正是2006年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组织编写的福建黄氏源流编的存疑部分。也就是说,黄氏的一些宗支出现了错认祖宗的现象,黄如论会长也就此现象作出了自己的推测和解释。

笔者在此特举了黄氏宗亲内部此事例,只是想说明由于年代久远、正式的历史资料阙如,对祖宗源流世系的追溯一定会有疏漏,加上在谱牒的编修之中,由于光大门楣的需要,往往就出现将先祖业绩套靠名人贵胄的现象。《淮南子·修务训》中说:“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卫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乱世暗主高远其所从来,因而贵之。为学者蔽于论而尊其所闻,相与危坐而称之,正领而诵之。这段话恰如其分地阐述了谱牒所载伪妄之实产生的诸多虚荣心态。正所谓乱世暗主高远其所从来”,乱世之中登上王侯宝座的统治者尚有编造家谱、乱认祖宗的癖好,一般的家谱则更要找出一位煊赫的祖宗,不是帝王、圣贤,就是达官显贵。这种现象在明清时期民间编修族谱的活动中更甚,由于明代嘉靖皇帝以来,“许民间皆联宗立庙”,民间的宗祠得以发展,清代以来更是遍地开花,几乎是每条乡村,每个姓氏都有自己的宗祠,形成了中国独有的宗祠文化。正是伴随着这种宗祠文化的兴盛,一同兴起的还有修族谱、修祖坟,目的皆在追本溯源,光大门楣。笔者推测,极有可能是粤西黄氏在追溯源流世系之时发现有名黄朴者,疑为宋代状元者。正所谓“信以传信,疑以传疑”,只要有人加以记录,后人很可能就会将错就错、以讹传讹,导致出现今天所谓“粤西黄氏先祖宋代状元黄朴公”的错误说法。

综合上述,笔者认为所谓“高州状元坟(黄朴墓)”并非南宋理宗绍定二年己丑科状元黄朴之墓,墓主另有其人。

尽管状元黄朴墓之说存在疑点,但是该墓形制独特,保存完好,建筑精致而考究,应为同时代茂名地区极具代表性的古墓。而且,假如这确是古代墓穴的话,墓室未露,文物当未被破坏,不失为粤西茂名地区一笔宝贵的历史遗产,具有一定的历史、艺术和科学研究价值。而且状元坟一直在民间被奉为黄氏祖坟,对粤西黄氏族人一直有一种激励、凝聚的作用,甚至是整个茂名、粤西都受之影响,都以此自豪,这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是不可多得的文化力因素。此外,观光旅游也是其文化价值之所在。

 

参考文献:

1、《广东粤西江夏郡黄氏宗谱》,1996年编印

2、民国《茂名南山黄氏族谱》

4 、化州大坡黄氏族谱、化州官地黄氏族谱、化州滨江黄氏族谱(来源于网络)

5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二人物类七(来源于网络)

6、 侯福兴《中国历代状元传略》,中国人事出版社,1998.8

7、卢美松《黄朴、黄昇父女墓志铭的解读——两方墓志反映南宋名宦的家世与生活》,《福建文博》,2016年第1

8 、《福州市郊区文物志》,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7月版

9、 明万历《高州府志》

10、 清光绪重修《茂名县志》

11 、清光绪《化州志》

12、石梅《信以传信,疑以传疑———浅谈谱牒文献作为研究史料的意义与局限性》,《图书馆》,2006年第2